推廣 熱搜: iqos  電子煙  電子煙市場  FDA  JUUL  電子煙政策  戒煙  禁煙  電子煙戒煙  電子煙走私 

“V輪”投資者衛哲:已投電子煙,沒投拼多多,“我不后悔”

   日期:2019-10-21     來源:投中網    瀏覽:378 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這一次,衛哲看中的是時下炙手可熱也有一定爭議的電子煙賽道。

橫刀殺入,星盤布局。

這一次,衛哲看中的是時下炙手可熱也有一定爭議的電子煙賽道。

2019年7月,有媒體爆料稱,全球最大的電子煙ODM廠商麥克韋爾完成了新一輪融資,投資方包括全球知名對沖基金Coatue與嘉御基金。

對此傳聞,嘉御基金董事長衛哲對投中網獨家回應稱,“我們確實投資了麥克韋爾。”

公開資料顯示,2018年麥克韋爾凈利潤7.85億元,同比增長257%。“它(麥克韋爾)很早就有現金流,我們是‘硬擠’進去的。”衛哲告訴投中網。

在資本市場,企業與機構的關系一向微妙。對于嘉御基金這般“無事闖入”的資方,企業出讓股份自然有其道理。衛哲笑稱,他們要的不是錢,而是“命”。“他們要我們的‘命’,要我們‘賣命’,我們堅持免費咨詢開路。”

“利潤”為王

衛哲入局電子煙并非“跟風式”的一時興起。

“應該說這個行業我們看了快三年了。”衛哲告訴投中網。

2016年起,電子煙進入高速發展期。麥克韋爾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營業收入分別為7.26億元、15.66億元、34.34億元。

據了解,麥克韋爾原屬新三板掛牌公司,2019年6月5日正式從新三板摘牌。對于麥克韋爾準備再上市的消息,公司回應稱,未來資本市場的具體規劃正在評估過程中。

2014年,電芯核心生產企業億緯鋰能以4.39億元收購麥克韋爾50.1%的股權,拿下麥克韋爾控股權,為麥克韋爾的上游原材料供應提供了絕對優勢資源。因此,對于麥克韋爾在電子煙領域的“江湖地位”,衛哲表示,“網上說,如果麥克韋爾著一把火,全球電子煙斷貨2、3個月。”

“煙草對社會并不好。”衛哲并不避諱電子煙領域最大的爭議點所在,但是,“電子煙有可能做到傳統煙草做不到的兩個事,一個是減害,不能說無害,是減害;二是通過技術防止青少年濫用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消費品投資上,“品牌”才是衛哲一向的心頭好。此次轉投供應鏈,他對投中網坦言,是出于對“產業價值鏈”的考慮。

“一般來講,消費品我們確實是喜歡投品牌的。”衛哲表示,“但是,我們對電子煙產業鏈和價值鏈進行了分析,突然發現這個行業的品牌方很熱鬧,卻并不掙錢。供應鏈方一個月的利潤是很多品牌方一個月的收入。”

據CVSource投中數據,2019年1月至10月,國內30余家電子煙品牌融資共計超過10億元。資本瘋狂下,“2019年年初起,幾乎每一天都有新的電子煙公司成立。”某電子煙創業者此前對投中網表示。

作為投資人,衛哲卻并不認為這足以稱為“一場技術含量的戰爭”,“這些初創公司其實并不具備核心技術和高效產能,基本上都是品牌營銷,技術和產能壁壘在供應鏈方。”

“V輪”投資者

年凈利潤7.85億的麥克韋爾并非衛哲手中唯一不缺錢的案子。

“我們的風口其實沒有變過,我們并不在乎這個公司融不融資,我們80%的投資項目是不在融資狀態的,我們叫‘非市場’。”衛哲對投中網解釋稱,“它們不在市場融資狀態,是靠我們的咨詢硬生生創造出的投資機會。”

久而久之,衛哲將這樣的入局稱作“V輪”。“你問我哪一輪我說不出,是V輪,是我們VKC(嘉御基金英文名字)獨創的一輪。很多人說你投不投A輪?我說我們有些大A輪,A輪就是最后一輪。”

在衛哲看來,資本無法構成嘉御基金的競爭力。真正有競爭力的是資本以外的能力,是能夠幫助企業提升運營、提升管理的能力。

嘉御基金的“咨詢服務”最短持續3個月,最長持續2年。衛哲對投中網笑稱,咨詢后再投資這更像是一種“利益綁定”。

“我們80%投成的項目都是因為他們希望我們進入持續咨詢。我們‘利益綁定’最好的方法就是我的咨詢給你提供了價值,咨詢建議的好壞也直接影響我們投資的收益。”

衛哲常開玩笑說自己像雷鋒一樣陪老太太過馬路。但是,過了馬路,雷鋒不要紅包,他們卻是要紅包的。

如果不給紅包呢?

“沒關系,下一條馬路你就自己過吧。但是,如果你給了我們紅包,我們就繼續陪你過下一條馬路。”

然而,與“咨詢”邏輯看似相悖的是,對于后來并不熟悉的硬科技領域,嘉御基金也依舊活躍。

“我本人不懂技術,我們團隊懂技術的也非常少。”衛哲坦言。但是,嘉御基金在管的30家技術公司2019年利潤在75億-80億元,過3億元利潤的公司超10家。

衛哲解釋稱,這些公司都對上游技術有著特殊要求,“所以我們依托我們已經投資的3億元利潤以上、百億元市值以上的公司共同突破它們所在的上游技術。”

通過已投企業做技術驗證并下最大訂單,是衛哲未曾失手的硬科技“投資導論”。

舉例來說,嘉御基金投資九音科技便是依托于機構已投企業Anker。作為跨境電商第一品牌,Anker希望投資領先的耳機及智能音響的降噪技術。而當Anker看好了九音科技,衛哲便可毫無顧忌地押注下去。

“我們內部的決策特別簡單,我們投的企業敢給訂單,我們就敢寫支票。”衛哲表示。

沒投拼多多,“我不后悔”

衛哲喜歡“有自我迭代能力”的創始人。

拼多多的黃錚便是其中的一位。衛哲對投中網透露稱,自己早前曾關注過拼多多,對黃錚非常欣賞。但是,出于對行業的基本判斷,他認為拼多多無法達到電商行業的“70塊錢客單價生死線”,只能“忍痛放棄”。

他解釋稱,拼多多的獲客成本非常優秀,但是物流成本是一個剛性的指標。如果產品毛利定為20-30元,70塊基本上能覆蓋全國物流。全國物流低于12、13塊已經基本不可能,同城物流從8、9塊降到5、6塊,一定不可能再低,除非使用機器人或無人機。

“這樣就意味著總有人為你的這個物流買單,從商業模式上很難過‘70塊錢客單價’的檻,就是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沒辦法說服自己。”他對投中網表示。

2018年7月,拼多多在美國上市。以2019年10月15日收盤價計算,拼多多市值高達394億美元,已超過百度(373億美元),其背后投資人由此獲利千億人民幣。

衛哲卻直言自己并不后悔,“還是沒有到70塊錢客單價。”他對投中網反復強調。

但“拼多多”事件卻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嘉御團隊內部的一場爭辯,辯論的主題是“到底要不要改變對行業判斷的方法?”

最后,團隊的一致意見是不改變,寧可錯過也不改變他們對于行業的基本判斷。

這樣的執著下,若是面對想要拿到的案子,衛哲團隊會愿意“不惜一切代價”嗎?

面對投中網的發問,衛哲毫不猶豫地回答道,“不會。沒有任何項目值得不惜一切代價。”
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新聞資訊
0相關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新聞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公眾號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網站留言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  |  蘇ICP備11076862號-6